九条inari

一个ars山o。

是从前天语文课上班主任分享的文章来的灵感。《一个人离杀人犯有多远》。当时是要求看完之后写感受,结果一下笔就写成了500字小片段标准开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拿到原文,拿得到我就po一下原文叭。还没写完,这儿的是想到啥就写啥,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以下印象重制
今天稻理欺负缪利尔了吗.jpg

如何成为一个杀人犯?随手拿起一把水果刀,往别人身上扎几刀。只是当彻底清醒之后可能会对自己过激的行为感到惊诧、懊悔,以及恐惧。
那么,如何成为一个杀人之后非但不会后悔甚至还能感受到一丝快感的杀人犯?随手拿起一把水果刀,往别人身上扎几刀,细细聆听、品味他的肉体被刺伤后发出的痛苦呻吟,将他感受到剧烈疼痛时扭曲狰狞的面部表情深刻地烙印在意识深处。
所以,全身心投入地去享受这个被可以定夺别人生命的主导权带来的愉悦所充斥内心的时刻吧。能够定夺他人的生命(替他选择他的死法)难道不是对人类这种渺小生物所能表示的最高的尊重吗?这他妈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他曾经是这么认为的。

缪利尔今天又进局子了。
“我靠你怎么又回来了?”警局门口保安室的小伙子对着正被两个条子押着的缪利尔说,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三天两头往这儿跑一趟,坐两天那个律师小姐姐又把你保出来了,我看你也不像什么有钱人啊,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请律师啊?而且看样子你干的也不是什么小事吧?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能闹腾呢啊……诶不是我说你咋不理我呢?难道你是有啥病吗?什么哑了聋了之类的?……”
缪利尔低着头给那个小伙子白了一眼。

其实我挺想更新的…。这次写了我认为比较有意思的小作文,很正经,未完成,初步估计大概800+字。
就是电脑网络崩溃了,手机码字又太慢,我有点嫌弃xx
唔不过只要电脑一好无论我写完没写完都会发个尝鲜ver的(只要我记得
只要过了明天……我就可以继续吸乐总(划掉)开脑洞了!!快乐

大概是林檎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借用背景的完全私设注意!!借用背景的完全私设注意!!

 

是期末复习期间的晚修产物。写了个林檎和缪利尔在底特律世界观下的小片段。家用型仿生人林檎×人类裁判官缪利尔。一开始想写成长篇来个林檎反杀缪利尔的剧情,结果发现没有脑洞写下去了orz可能会有后续。如果我脑洞还开的出来的话。

话说家用型的型号是不是AX来着

 

 

 

  “下面插播一则新闻。

  “今天早晨,一位XX大道的居民在卧室内发现一具陌生人的尸体。死者的肺部被捅数刀,地板上有大量血迹。同时卧室内的柜子均有翻动过的痕迹,经屋子主人确认后,屋内没有失窃物品,疑是这位不速之客入室盗窃未遂。由于死者死因未明,目前警方已介入此案件进行调查。……近日,中美双方——”

  新闻主播的声音戛然而止。虚拟屏幕的画面也随之消失。

  “看来这次这堆破塑料还有一点用处。”

  “你们说是吧,废物们?”声音的主人将目光转向身旁那座用他所说的“破塑料”的残肢断臂堆起的小山。

 

  手起刀落,头颅从脖颈处脱落,伴随着竹子断裂的清脆响声。她闭上了眼睛,细细倾听周围模拟的惊鸟仓皇逃跑的动静。并不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或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杀人机器。

  她和其他人、其他仿生人一样,在城市的高楼和人群间穿梭——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那把别在左腿的蝴蝶刀,在芯片里储存的“任务”和如何都无法舍弃的“本周菜单”吧。

  她闭上了眼,开始读取昨晚的记忆。

 

  ——在充满潮湿、污浊空气的屋子和闷热的集市间穿梭已有数月。在这种充斥了污秽与媲美毒气的气体的屋子里待久了,仿佛能察觉到自己的身躯正在被屋子里的无形污染源侵蚀着。所幸自己强行关闭了与嗅觉相连的感受器,才能免受这种生理的酷刑。

  买好一周份的食物,然后蜷缩在阴冷的角落里待机已成习惯;而那个整天只会躲在地下室里做着近乎疯狂的实验的怪人从上周二开始又闭门不出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每个月的第一周,那个怪人(或者说“疯子”)的“休息日”,他就会递过来一把更为锋利的刀子。

  “林檎。林檎,林檎,林檎……”

  熟悉的呼喊声从楼梯深处响起,伴随着生锈铁门开启发出的吱呀声和一股化学药剂和食物败坏的混合气味弥散开来。——这是认识他的人所感受到的。

  ——说来倒是好奇,他到底是怎样忍受这些令人和仿生人都恶心、作呕的气味的呢?

  “AX700很高兴为您服务。”角落里的仿生人听见自己说了一句。

  呼喊声越来越近。直到视野中出现了一张溅上了蓝血的照片。经过鉴定,这种蓝血属于型号AX300的仿生人。

  “今天也请你收割掉这个‘罪恶’的灵魂。”一把刀递了过来。透过昏暗的光线能看见刀柄上有新鲜的血迹,他手上也有新鲜的血迹。刀刃也是一如既往的锋利。似乎稍一用力就能直接扎到骨头里。

  “以您,底特律最高裁判官的名义。”

 

  名为林檎的仿生人接过沾上了血迹的刀子,再次睁开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摸鱼

是个在听miss you...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脑洞。是个机器人×人类的小片段。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估计没有后续。
我爱mezzo".jpg

“你在干什么!?”林檎对于胸部传感器突然受到冲击感到有些愠怒。

“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啊…”缪利尔重复了好几次,声音越来越小。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让我就这么抱抱你吧,一会儿就好…”

肩上的传感器给控制中枢传达了湿度升高的信号。

林檎愣住了。她从没有遇到过只有肩部的传感器发出信号的情况。

控制中枢不停地在数据库里搜索着类似于这种情况的数据,几轮下来都没有什么结果。处理器开始发热,以脖颈为渠道开始进行散热。

缪利尔感受到了林檎脖颈处温度的变化,赶紧放开了林檎。“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啊?”然后伸手去摸林檎的额头。传感器发出了“危险状况”的信号,林檎拍开缪利尔正在接近自己额头的手。“我没有。”声音像以往一样听不出任何感情。

控制中枢在高速运转的同时仍然在保持搜索状态,由于处理器过热,控制中枢直接启动了林檎的高温休眠系统。

缪利尔见面前的人眼睛一闭,整个人都沉在缪利尔身上。

“你没事吧!!?喂!!…真是见了鬼了,怎么就晕倒了啊。”语毕,他转身背起“晕倒”的人往附近的医院跑去。

“我都跟你说的这么清楚了,难道你就不能稍微喜欢我一下吗?哪怕一秒也好…”